17年之后李嘉诚长和系公司再度申请在香港主板上市

近日,港交所官网披露了和黄中国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和黄医药”)的招股说明书。这是和黄医药第三次出击资本市场,其联席保荐人为美银美林与高盛。

新药的研发是一个耗时久、投入大的过程。根据和黄医药公布的2018财报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经营亏损分别为2670万美元、5242万美元及9264万美元。根据招股书,此次募资将主要用于通过注册试验及可能提交新药申请推进沃利替尼、呋喹替尼及索凡替尼的最后阶段临床项目,进一步建立专注于癌症治疗的销售团队以及用作营运资金等。

除去房托基金,长和系上一间在香港申请上市的公司是2002年上市的长江生命科技。17年之后,长和系终于又出现一家申请港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和记黄埔上海已经拥有一支约420人的研发团队,共有8个抗癌类候选药物进入临床阶段。2018年11月,和记黄埔上海研发的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靶向药成功获批上市,这是我国第一个国产抗肿瘤新药。

不过,首次公开招股时会售旧股,长和的持股比例将大幅下降,降至50%以下。未来和黄医药将不再为长和的附属公司,业绩也不会与长和的财务报表合并入账。

顺应这一潮流,双方关键应保持战略定力,努力增进互信,解决好在核心问题上的分歧。能否在坚守原则底线基础上,照顾好彼此的核心关切,推动经贸磋商回到解决问题的正确轨道,考验双方团队的智慧。

作为一家以研发为主的创新型生物医药公司,此前和黄医药已经分别在美国纳斯达克和英国伦敦证交所上市。在伦敦上市时,该公司股票收益率曾达到约245倍,从发行价24.17美元一路飙到最高点的5920美元。

一位熟悉和记黄埔的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该公司最令人关注的研发项目是针对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潜在全球首创抑制剂——索凡替尼。今年3月,该药已经在中国启动胆道癌IIb/III期的临床试验,旨在对比索凡替尼和卡培他滨治疗一线化疗后进展的晚期胆道癌的疗效和安全性。

正如世界经济的大海不可能倒退回一个个小湖泊、小河流,对走过40年的中美关系而言,无论前途是晴是雨,携手合作、互利共赢是唯一正确选择。平等互利的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从建交时双边贸易不足25亿美元,到如今超过6300亿美元,伴随经济全球化浪潮,全球产业链上的中美经济早已密不可分。

历史和现实已经表明,打打谈谈或将是中美解决经贸摩擦的常态。中方坚决反对贸易战,已经做好全面应对准备,也会理性对待后续磋商。就像马拉松赛跑最后一程,接下来双方会就协议文本逐条磋商,未来也将以更大耐心、更强定力看待中美经贸磋商反复博弈的可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做好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充分准备。

和黄医药旗下的和记黄埔(医药)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称“和记黄埔上海”)是由李嘉诚于2002年在上海张江高科园区投资建立的,主要开发靶向疗法和免疫疗法的治疗癌症药物。根据相关资料显示,长江和记实业在股份发售前持有和黄医药60.2%股权。换句话说,李嘉诚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取消全部加征关税,其实也是美国商界、农民的普遍诉求。美国140多家行业协会近期联合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指出美方对华加征关税实际也是对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加税,会造成企业裁员、投资推迟、物价上涨等问题。他们认为,如果最终未能取消全部加征关税,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对美国人民“违背了承诺”。

解决好分歧继续推动磋商,双方必须尊重彼此核心关切,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原则下相向而行。

解决好分歧继续推动磋商,双方必须辨明合作的大势所趋,拿出更多智慧寻找两国间的“最大公约数”。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对中国而言,大国成长过程中经历一些事情不是坏事。历经70载风吹雨打,中国既有深厚实力和巨大潜力,也有强大抗打击和抗风险能力,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未来逐梦路上,中国更坚信,唯有用好改革开放这个“关键一招”,推动高质量发展,做强国内市场,才能从根本上提升应对挑战能力,迎来更加光明的发展前景。

解决好分歧继续推动磋商,双方必须正确看待经贸问题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拿出更大耐心和毅力攻坚克难。

据了解,目前双方在取消全部加征关税、贸易采购数字应当符合实际以及文本平衡性三个中方核心关切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如刘鹤所表示,中方需要有一个平等的、有尊严的合作协议。事实再次证明,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是磋商顺利推进不可逾越的“底线”和“红线”;而确保双方磋商地位平等、磋商结果双赢,更是最终能达成协议的根本保证。如果始终一方压着一方谈判,或结果只能一方得利,磋商之路注定越走越窄。

贸易战没有赢家!美方再度高举关税大棒加剧中美经贸摩擦升级风险,震荡的全球资本市场发出警示:这一单边主义行为对中美双方不利,对全世界也不利。正是看清这一点,面临加征关税威胁,中方代表团依然顶着压力赴美磋商,以负责任的举动展现出继续推动磋商解决分歧的最大诚意。

中美双方经过十一轮经贸高级别磋商,已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扩大市场准入、促进双边贸易平衡等方面取得诸多实质性进展,但在中方核心关切问题上仍存在分歧。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在磋商结束后对媒体释放出的信息,谈判并没有破裂,出现暂时的问题不可避免,中方在原则问题上也不会妥协,但双方都有意愿继续保持磋商,并同意未来北京再见面。这些积极信息让外界对双方协商解决分歧更为审慎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