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第26轮多特蒙德4-0沙尔克04

标签: 多特蒙德 沙尔克 北京时间5月16日晚21点30分,2019-20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26轮打响。德甲时隔两个月重启,德甲联赛也成为新冠疫情在欧洲大陆爆发而停摆后首个重启的顶级联赛,多特蒙德在主场迎战德比死敌沙尔克04。上半场哈兰德为多特首开记录,半场结束前布兰特助攻格雷罗破门扩大比分,多特半场2-0领先。下半场刚开始,阿扎尔接布兰特的传球抽射破门。随后哈兰德助攻格雷罗锁定比分,多特最终4-0大胜沙尔克,获得联赛5连胜。

德甲第26轮:多特蒙德4-0沙尔克04 图集已浏览完毕 重新浏览 评论 ( 0 ) 分享: 易信( 0 ) LOFTER 新浪微博 人人网 QQ空间 推荐内容 多特备战鲁尔德比 哈兰德抢镜… 拜仁喜剧团又上线:快看这位老… 加紧备战!球员训练上演“极限… 德甲球场“球迷”群聚!看台快… 骨折后81天 拜仁大将休息日… 30岁罗队胡子越来越长!19… 34岁队长即将完成续约!拜仁… 拜仁续约宝藏00后至2025… 拜仁训练大佬亲自监督 莱万肌… 拜仁飞镖射门大赛:诺伊尔前锋… 拜仁训练备战 诺伊尔吐舌卖萌 刘翔110米栏仅获铜牌 推荐视频 新冠患者“复阳”谜局:康复后,病… 《乡村爱情12》谢广坤作妖语录!… 上一图片 下一图集 多特备战鲁尔德比 哈兰德抢镜…

20岁那年,父女二人都曾在湖北奋战

“但我要守好这一关,让大家安全走出这个舱。”她说。

“没有生而勇敢,只有选择勇敢。”当时接到召集令,谢佳慧就报名了。2月15日,接到医院出征信息,她整装待发。走之前,她告诉弟弟,“姐姐和死神抢人去了”。

医护人员下班脱防护服时,是刘家怡最忙的时候。除了医护人员,每天也有警察、安保、保洁人员等进入隔离病房,只接受过简单培训的他们对脱防护服有些陌生,起初每个步骤都需要指导。

弟弟在视频通话那一头,拿出好几个牛奶箱的塑料把手,说要给姐姐寄过去,可以缓解口罩压耳朵的疼痛。这一刻,谢佳慧没有忍住,流泪了。

2月14日,00后陈玉婷踏上援助湖北之路。1998年,陈玉婷的父亲陈海亲,作为广州军区湛江海军陆战队的一员,参加了湖北抗洪。同样是20岁,陈玉婷做了件和父亲当年一样值得骄傲的事情。

陈玉婷是中国干细胞集团附属医院的护士。这些天,她在湖北省荆州市中医医院隔离病区工作。

“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个孩子了。”这句话脱口而出时,刘家怡马上用棉签擦去泪水。她说,其实不是因为害怕,而是00后真的是能分担些事情了。

让陈玉婷下定决心驰援湖北的是自己的父亲。她说,父亲总觉得以前的事情“不值一提”,直到报名上前线,她才意识到,父亲的言行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自己。“我也想跟随父亲的步伐。”

脱下防护服后,陈玉婷想念妈妈做的菜了,但她怕家人担心,从不在家人面前流泪。陈玉婷说,她还要给14岁的弟弟带好头。

很多时候,患者会把“谢谢”挂在嘴上,“病人的问候便是最暖心的支持。”谢佳慧说,有一次,一个阿姨问她:“你还不到20岁,还小嘛。怎么会想着来武汉?”谢佳慧说:“武汉需要我,我就来了。”

经过5天培训,谢佳慧已如愿在方舱医院上岗。她在以前的医院负责无菌物品的清洁、消毒、灭菌和保养。“在这里,我的主要任务是护理好病人”,量体温、化验、抽血等。

在6小时的上班时间里,刘家怡几乎要不停地讲话、重复指导动作。因为防护服裹得很紧,她担心崩开,不敢做大动作,每次上完班她都感觉身体发僵。更难受的是N95口罩带来的窒息感,“就像6小时被人捂住鼻子,摘下口罩才‘回到人间’”。

3月6日,谢佳慧所在的光谷科技会展中心方舱医院休舱了,谢佳慧原地休整待命。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那些选择勇敢的人在负重前行!援助武汉的日子很辛苦,但也很暖心,有来自各地的物资补给,还有来自病人的感谢和关心……”2月27日,谢佳慧下班走出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又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

2000年出生的谢佳慧,是宁德市中医院供应室的一名护士,参加工作还不到半年。她是福建支援湖北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

穿上防护服后的谢佳慧有诸多的不适应。“里三层,外三层,穿上防护服后缺氧头疼,挂耳式口罩勒得耳朵都要掉了,穿完防护服就开始疯狂流汗,导致护目镜起雾,汗水顺着睫毛流进眼里,看不清路……”2月21日凌晨,谢佳慧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将“防护服初体验”悉数记录。

由于年龄最小,谢佳慧常常会得到同事的特别关照,护士长不断叮嘱她,“不会做的跟着姐姐们做,不舒服就出舱。”

陈玉婷说,他们每天都很忙,全身被防护服包裹得很紧,有时呼吸不顺畅,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难度。特别是临近交班给患者打针时,护目镜上全是雾气,而且还隔着一层手套。

谢佳慧坦言,此次武汉之行令她成长了。虽然能力和资历不如前辈,但是年轻人适应能力更强、精力更充沛,更愿意去尝试、去挑战。

刘家怡此次报名去武汉是“先斩后奏”,直到出发前才告诉父母,但她的行动得到了父母的坚决支持。“担心是肯定的,爸妈一日三餐都打电话来。”刘家怡笑呵呵地说。

“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孩子了”

但是看到病人一个个康复出院,“真的很开心,怎么累都是值得的。”她说,这里的每位医护人员都在为了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而努力。

脱防护服在一个小房间里进行。房间一头通向隔离病房,另一头通往清洁区,靠4台抽风机交换空气。密闭空间容易产生气溶胶,因此动作要轻柔且缓慢。

陈玉婷是海南省第四批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一位。“1月25日,我就写了请战书,希望能加入第一批驰援湖北疫区的队伍。”遗憾的是,那次陈玉婷没被选上。直到2月13日,她再次申请时才如愿以偿。“穿上防护服那一刻,感觉自己真的长大了。”

“虽然我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但是我想为祖国尽一分力,只要祖国需要我,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谢佳慧说。

“没有生而勇敢,只有选择勇敢”

2000年出生的刘家怡,是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中医院的一名护士。2月9日,她随广东医疗队驰援湖北,一直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她的任务是帮离开方舱的医护人员脱防护服,把好感染风险的重要防线。

有时鼻炎犯了,陈玉婷全程都要用嘴巴呼吸。有一次,陈玉婷拖地拖到一半,感觉憋气、心慌。停3分钟之后,她又继续拖地。“一个区只有两名护士,如果我休息,别人会忙不过来的。”